[喻黄]车站

在微博和十区都发过啦w

------------------------------


[喻黄]车站

 

       「别人在车站里等车,而我在人群中等你。」

 

       高二刚开始,在新家门口的公交车站等车时,无所事事左右张望的黄少天很快就注意到不远处另一个少年,海蓝色校服,颇文静的样子,等车的时候也总捧着一本书,简直就是父母口中标准的“别人家孩子”。

 

       虽然总觉得这种三好学生跟成绩也算在中上游一本妥妥但总是能偷懒就偷懒让老师吹胡子瞪眼扼腕叹息这孩子还能更优秀的他不是一路人,不过因为搬家与之前的好友都相隔颇远,等车时周围不是一脸阴郁的上班族就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只剩这一个似乎还算同龄人,没个认识的人说不了话对黄少天实在有点折磨。一周后他去打了个招呼,对方温和地笑着回应了,说他叫喻文州,也是高二,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关系也是最近刚转学到这附近一所高中,比黄少天在的蓝雨还远几站。

       就算等车只是几分钟,几乎每天早上都在车站遇见,自来熟的性格让黄少天很快和对方混熟。最开始的时候他有花了几秒种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别太奔放吓走了这乖乖牌,不过他“稍微”收敛的字数似乎也还是对方的几倍多,而且喻文州比他想的还要有包容性。当他迅速地把前一天发生的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以每分钟几百字的语速一口气说了几分钟后,一般人都一脸“……”表情,这个少年却像是仔细聆听般,一直带着习惯性的微笑看着他,等他说完后递过早餐的牛奶或者豆浆,问他渴不渴,然后接着他的话聊聊发生学校的趣事。

       黄少天觉得之前那个招呼打得真是太明智了!否则去哪找这么一个比较养眼的自带回音人形树洞啊!于是他欣喜得每次在车站遇见了喻文州都变本加厉,语速直奔日常三倍速,对方似乎也无压力地适应了。

    “我跟你说啊昨天那个老师真是太好笑了好不好他找黑板擦从讲台从左走到右又从右走到左然后翻柜子找了三遍三遍啊你知道吗他就在黑板前面找了五分钟啊然后就是找不到啊因为黑板擦被上节课老师一顺手带走了哈哈哈哈哈哈教室都笑疯了不行我实在是一想到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你上次提到的那个?”

    “是啊就是上次那个叫错了学生名字的老师受不了了要怎么样才能把金培明念成金瓶梅啊真是太搞笑了好吗你记得我说过那节课是公开课啊校长脸都青了啊哈哈哈哈这么一提我想起上次还有老师讲课讲到一半忘了词的噗哈哈哈哈哈。”

    “口渴么,芦荟味的要不要?”

    “要的要的我好喜欢芦荟味的不过其实原味的草莓的橙子的桑葚的都不错啦我说你最喜欢什么味道我的话菜果然还是要辣一点的吧否则怎么算男人嘛不过豆腐脑一定要是甜的咸的根本不能想象好不好你说呢对了你听说美国还有人要白宫来决定豆腐脑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没有我觉得——”

       他在百忙中抽空看了一眼喻文州,还是那副微笑的表情,被打断话也毫不介意的样子,黄少天更满意了。


       转眼间一年过去,几百个几分钟的堆积似乎比何某些同学同伴几年的时光还多,黄少天已经习惯晨光中喻文州听到脚步声后放下手中的书转过身对他微笑的样子成为因刚睡醒不久而朦胧的记忆中第一个鲜明可感的画面。两个少年聊着天度过早餐时光,看到对方手里中意的就交换,偶尔忘记带了就自然而然找另一个人分一半,大多数时间喻文州的饮料都给了黄少天,他自称是无论如何觉得处于人道主义关怀也要让黄少天喝下去才安心。

       他对喻文州的了解虽然比不上对方了解对他多,毕竟对方的语速大概不允许他都把24小时压缩到短短几分钟内(真可怜←十分同情的黄少天),不过他基本上知道喻文州确实是个好学生,外貌平均值往上,性格也没话说,褪去了最初那种老好人的印象后,定番是温和风趣,偶尔冒出一句能让黄少天噎半天的调侃或者毒舌,偏生这人还是一副纯良模样让人总是怀疑自己小人心度君子腹。习惯一切按部就班进行,每天时间规划精确度不到秒也到了分钟。

       这也就是他觉得有点奇怪的一点,他到达车站的时间比喻文州说的预定点前后最多有七八分钟的偏差,但是大概从第二学期开始他们每天都可以在车站遇见。有一次他特别上了心问了对方,得到的回答是“我觉得生活中可以多出一点不确定性,至于每次遇到那大概就只能说是缘分了吧。”这回复令黄少天十分受用,说明他一直致力的改造好学生行动颇有成效,至于那个一直笑着的家伙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心直口快的少年还不曾想过深究。

       于是这小小的疑问便烟消云散。

 

       十七岁青葱的岁月流淌着,他们还是每天在这小小的车站遇见,分享着彼此的早餐和生活,说话的那个总是神采飞扬像正从海平面冉冉升起的太阳,聆听的那个总是面带微笑像与天相拥唤醒晨光的海洋。

 


评论
热度(7)
© 回音SARU|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