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梦和末日paro

之前做的一个梦,难得这么悬疑又清晰,记下来记下来。

——————

无聊中,【我】点开一部末日电影,似乎是讲某种突变发生,恐龙再临,植物疯长,热武器都莫名地失效了,两2位主角在已经变成丛林的荒城里小心的前进,而有一只捕食者已经悄悄逼近了他们……





然后【我】突然被叫醒,好友说,走吧。忽然间置身丛林,茫茫然跟着好友一起前进,不知一切所起,却莫名熟悉,在感觉到有只迅猛龙从背后猛地扑出来时才发现——【我】和好友,仿佛就是刚才看的电影的主角。





一番苦战后回到了安全区,是一个类似监狱一般铁栏铁窗的地方。好友感慨今天惊险一场,幸好现在安全了,【我】努力回想接下来的剧情,在大家都安心地在安全区休息的夜晚,有一只巨型霸王龙就要踏平这里!【我】试图告诉好友这里不安全,他却不以为然,然后,那一切就发生了,恐龙闯了进来,巨大的绝望和恐惧之下,【我】愤怒地对好友喊道,我告诉过你的!我说了我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然后再一次惊醒,心魂未定,看着熟悉的房间长舒一口气,见到好友狠狠地埋怨了他一番,说刚才做了个噩梦可吓死我了!都是你的错!好友笑眯眯地顺毛,好好好,别怕,梦都是假的,假期还有很长,我们去度假吧,我请你,当赔罪如何?





【我】答应了邀约,把梦抛在脑后,一趟异国旅行也许是个转换心情的好方式。几小时的飞行之后,终于又站在土地上,在机场门口的广场上愉快地照了张相,拉着行李往外走。也许是感到有些无聊,好友突然好奇问道,你那个噩梦,究竟是什么样的?





四下看着风景,随口答道,我梦见我们成了一部末日电影的主演,那部电影……【我】停下了脚步,好友奇怪地凑过来问怎么了,你为什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艰难地说,那部电影的开头……是两个主角,到国外度假。


——————

然后就真的醒啦_(:3」∠)_心好累……
跟同学讲了这个梦,她哈哈哈哈说可以转陀螺(然而并没有看过盗梦……)

然后忽然想了一下如果是末日paro,肯定是恐龙和人类的斗争,然后只能用冷兵器太坑爹了,所以科学家只好脑洞是不是可以把恐龙基因和人类基因混杂一下,毕竟不是有句老话说『如果你害怕什么,那就加入他们』。





秘密实验之后,成功造出的新人类有远超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不可思议的感官,不可思议的力量和速度,但是有一些失败品,只有兽性,同样是普通人的威胁,而且因为除了竖瞳与正常无异的外表,甚至比恐龙更加可怕。政府对于这种技术半信半疑,可越来越严酷的现实由不得人们选择,实验大批量进行了。





最后人们想出了一个保护措施,所有新人类脖子上都加上了一个无法取下的可以爆炸的项圈,而普通人手里有开关,对一米内的项圈有用,来防止新人类来伤害普通人。因此,新人类也被称为『猎犬』,而那些只有兽性的称为『疯狗』,有些新人类对于普通人也十分不屑,『不过是些必须靠狗来保护的羊群罢了』。

大概就这样设定吧ww





马口和麻子是新人类,马口是为了保护多特区的人们自愿去参加了实验(十六岁时),麻子是对拜仁区的政府不满,不愿意一边为了普通人卖命一边还要被那些人用恐惧和厌恶的目光审视着,于是来到了人群关系相对缓和的多特,和马口并肩作战。





豆腐是未登记的新人类,是被地下实验抓去做了转换,所以对『羊群』相当怨恨,是反叛军的小头目,希望能让新人类脱离普通人群,在多特活动的时候遇见了马口,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好友,暗生情愫,对于一心想保护普通人的马口百般尝试却不敢暴露身份,马口则觉得豆腐作为普通人都这么厉害,和大家一起巡逻的时候都可以帮上忙,为得到了可靠的伙伴很开心。
豆腐有一次听到了马口对那些质疑他身为普通人却加入巡查队的人辩驳,『Robert就算只是普通人也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大家,他是我可以背靠背共同面对一切危险的朋友。』





豆腐听到心里五味杂陈,然后一次意外中,他和马口就陷入了这种两人孤军奋战的陷阱,要活下来就必须暴露身份。


“马口……有时候,背靠背是最遥远的距离。”

“你看不到我的行动,我的表情,也看不到我的眼睛——野兽的眼睛。”




“我们本来就不该是『猎犬』,无与伦比的力量,被『羊群』恐惧着的,应该是狼。”


(划掉)其实我就为了倒数第三句脑补了这么一堆_(:3」∠)_(划掉)





其实这个脑洞里并没有那么清楚的西皮感来着,犹豫一下还是打个豆腐丝tag,麻总都没出镜不过其实目前脑洞都是马口中心苏苏苏(づ ̄ ³ ̄)づ

——在这种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明天的世界,爱太奢侈,我们只是彼此的星点烛火,在漫长的黑夜里相依取暖。


 
评论
热度(7)
© 回音SARU|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