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萝卜丝】《Faithful to you》(下)

 瘦削的金发青年果然就在这里,Reus坐在床边轻轻晃着腿,听到声音头都没抬,显然对他的首席护卫迅速地找来毫不意外。身上还穿着早些时与机要大臣们会面时的礼服,只是把最外层的披风解下来随意地放在一旁。 

Hummels没得到回应也没生气,走过来紧贴着Reus坐下,故意往他身上靠过去,对方用肩顶了他一下,嘟囔着你肯定又重了吧别过来,Hummels还等着他炸毛,青年却忽然不再开口,沉默着支撑他。 

心情似乎比想象的还要不好啊,骑士长想,直起身子把Reus搂进怀里,小金毛开始还梗着脖子不愿意,不过体格和力量上的双重差距让他很快泄了气,乖顺地靠着了。 

木屋里只有两个人浅慢的呼吸声,空气里满是困惑和紧张的味道,Reus几次欲言又止,Hummels并没有催促他,只是盯着窗外深青色的古木。 

正是步入深秋的时候,虽然不是会落叶的类型,但总还是有几片苍老衰弱的叶子会归入尘土,只有强者才能熬过寒冬。天命轮回,世界万物都无法逃脱。

 “Mats……你说是不是很奇怪,我竟然会当上多特蒙德的王这件事。”Reus有点自嘲似的笑了一声。

 “我和Mario流着多特蒙德的血液,小时候他就天赋过人,大家都对Mario殷勤期望,我并不嫉妒,因为我也觉得我会辅佐Mario成为王,为这里奋战到最后一刻,可是Mario就这么离开了。” 

“然后Ro……Lewy,你还记得他在训练场对我们做的恶作剧吗?”Reus说的是一次莱万明明是和他作搭档训练爆发力,却偷偷把绳子松开,然后Reus猛地往前冲刺,直接扑倒了背对着他们正在指导别人的凯尔,啃了一嘴草,看热闹的乐不可支,前任队长微微一笑,把所有人都罚去额外挥剑举盾一千次,莱万和Reus加倍,哭丧着脸的小金毛眼泪汪汪地求饶无效,那天大家坐在餐桌前对着格外美味的食物口水直流,可是简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我曾经以为Lewy是可以信任的同伴……他没有背叛我们,但最终还是为了他的国家离开,现在和我们站在谈判桌的两端。”

 “还有Kevin……很多人都和我说过,他不是一个合格的首席护卫,有时候太容易冲动,说话直来直往,但是我从没觉得他只是我的护卫,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Reus脸上浮现出怀念的微笑,“那段在艾伦的日子,如果没有Kevin,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能坚持到回到这里。我曾经以为我可以保护Kevin,无论是在言语间还是在战斗中,可是就那一次疏忽!他就这样为我而死。”他的声音哽咽了,但尽量平复心情,放轻呼吸。

 “还有别的、很多人,来过这里,为她付出,然后离去,无论是自愿或不甘。”

 然后青年停了下来,小屋里又恢复了寂静,却比之前更加的凝重压抑,就像暴雨将至前的片刻,墨色的云团遮天蔽日,翻滚咆哮,用电光雷鸣来审判世界。

Reus再开口时,平静得如同他得知Mario离开的那刻,他侧过身,主动环住了Hummels的脖子,笔直地盯着他。

棕色卷发的骑士长感觉到温热的手臂紧贴着他的后颈,而另一种直觉的危机感从脚底升起,坚定的绿黄色瞳孔像锐器一样刺在心间,或许,也不只是眼神。 

“我错了很多次,这次我不想再输。”

 “Mats,你从王都而来,你的愿望是什么?我能信任你吗?”
 他没有犹豫很久,让相当数量的女性都迷恋的的人眯起双眼,嘴唇上翘,这种嘲讽一样的神情在他脸上只让人觉得魅力非凡,就像人面对神祗的傲慢自然会心生臣服,“就在昨天,我不是刚对My lord发誓了吗?” 

“Mats!”刚刚还板着脸的小金毛立刻怒气冲冲地喊道,“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别敷衍我!

” Hummels把在怀里挣扎的人用力地抱住,“别生气啊Marco……这样不好吗?”Reus停下了,头埋在他胸口,捏着腰部的肉拧了一把,“哼……哪里好了。” 

“有我这么英俊又厉害的护卫兼骑士对你效忠,上得厅堂可以养眼,下得战场可以拼命。而且,冬天你不是怕冷吗,如果你要暖床我也——”未尽之语被一个毫不留情的肘击打了回去,腰上小腹今晚都要青了,他故意叹气,感觉听到之后开心了不少的人得意得笑了。 

报复性地揉乱Reus的头发,管他待会晚宴前礼仪官是要崩溃还是抓狂呢,Hummels心想,还是个孩子啊,Marco……但是,已经是这片不小不大的土地的王了。 

“Ich schwöre(我发誓)——” 

正嬉闹着,他忽然开口,就像昨天加冕仪式上率领骑士团单膝跪地宣誓一样郑重,Reus愣住了,刚想说话就被一根点在唇上的手指止住了动作。 

骑士长再一次微笑了,这一次如此真挚,面容温柔,声音轻缓,像是小心翼翼呵护一朵终于绽放的小花,或是像怕惊走在枝头短暂落脚的幼鸟。 

“我发誓善待弱者。”吻落在金发上。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接着是额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然后左眼。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右眼。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点在鼻尖。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擦过脸颊。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执起右手手背。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转过手心。

 “我发誓——” 

男人重新看向Reus,倾过身,小金毛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然后慌张地想躲开,“够了吧Mats,我知道了!别、呜呜——” 

最后的字句消弭在唇齿间。 

“——对所爱至死不渝。” 


 (完) 

=============
 注:麻子说My lord发誓那里,是因为兼有「我的王」和「我的主人」的意思(/ω\)半认真半故意调戏马口的~虽然大家应该都造不过还是注明一下ww

这个设定可能会再写一个(十)几年后的大家,或者对马口成为王之后要怎么帮助多特对抗别的国家,比如和波兰联姻之类的(当然不是和豆腐),然后这种决定会让刚捅破那层纸的胡萝卜丝完成什么影响之类的,想想还是很有趣~ 

这篇就是想写出那种Faithful里包涵忠诚与爱的感觉,如果稍微能感觉到就太好啦!总之感谢阅读!留言各种欢迎么么哒(づ ̄ ³ ̄)づ!

 
评论(5)
热度(14)
© 回音SARU|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