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亨】《五次Ben没明白,一次他终于知道了》(下)

《五次Ben没明白,一次他终于知道了》:(上)(中)

ATTENTION:Ben Affleck / Henry Cavill,斜线有差,设定Ben已经离婚,亨亨也是单身。时间线都是浮云、浮云……

============


(5)

他终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把(不太情愿的)Violet,(只是对于见到Henry而期待的)Seraphina和(我终于可以看到蝙蝠洞和超人了吗而超级兴奋地cosplay蝙蝠侠的)Samuel带来了片场。

当时Henry正吊着威亚,因为要拍摄他从空中降落的样子,避免妨碍没有装上披风,而相当多的人都“恰好没事”地聚在周围观看。Amy和Gal聚在一块说说笑笑,大概是又是什么只有女性才知道的事,看到他把孩子们接进来之后立刻热情地上来打招呼,Sam非常配合地跟他们一一击掌,Violet似乎对Wonder Woman的装束有点想法,小声感慨了一下,Seraphina伸手要Ben把她托在肩上,“否则,我太小了,看不见Henry啊。”

心塞塞的傻爸爸依言照做,还无师自通地主动来到观众席第一排,给了她一个黄金位置,小公主果然满意地甩甩腿。而Henry,显然第一眼就发现了金发的小姑娘,抓紧cut和action之间的短暂几秒给了她一个甜度MAX的微笑,挥了挥手。“噢!”他听见Sera说,“噢!Daddy,Henry比电视上的还要好看。”

过了几分钟这一幕也顺利完工,Henry缓缓地从天而降,习惯性地保持着超人漂浮时的脚尖轻点,那是绝非人类被迫升空能有的轻盈姿态,端正英俊的五官,温和友善的气质,还有一看就让人安全感满满的高大身材(虽然还是我更高,他稍微有点得意地想),也不奇怪他走近时Violet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先对着Ben点点头,然后像邀请一般向站在旁边的Violet伸出手,等她怯怯地伸出右手,他四指轻握,弯下腰做出虚吻手背的动作,用那种一听就矜持有礼的英音笑着说:“很荣幸见到你,美丽的小姐,我是Henry Cavill。”

这一手贵族绅士的见面礼,以及听上去(以及实际上)相当真诚又适度的赞美,对于一个十多岁、正向往着被当成真正的淑女对待的美国小女孩来说,杀伤力堪比核弹。他家的大公主立刻就脸红了,难得羞涩地说,“你好,我是Violet Affleck,你可以叫我Violet。”

“是个很衬你的名字,‘永恒的美与爱’。而且,紫罗兰还是我的幸运花,看来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

顺利攻略了看上去最难的准青春期少女,接着青年转向一直盯着他的Seraphina,这回他显得更随意而亲近,“你好,小公主,你一定是Seraphina吧,Ben经常和我炫耀你,真羡慕他能有你这样可爱的孩子。”

他故意做了一个嫉妒又无奈的苦脸。Seraphina咯咯地笑了,甜甜地说,“你好,Henry~我在《芝麻街》上看到过你~”

“我的荣幸,你觉得怎么样,你喜欢吗?”

“嗯!还有大鸟先生,小猪,学会尊重之后的大坏狼也喜欢~”

Henry对他的助理做了个手势,后者立刻拿着一个金色毛绒绒的东西走过来,Seraphina惊喜地叫道:“是大鸟先生!”

Henry把布袋玩偶套在手上,手指屈伸,玩偶做出问好和拥抱的姿势,他憋着嗓子配音,“你好啊,Seraphina,听说你很喜欢我,谢谢你!要一直记得我们哦!爱你!”然后把玩具送给了开心得不得了的小姑娘,后者一接到就牢牢地抱在怀里。

“你有心了。”Ben有点意外,同时又不那么意外,Henry一直就是这样贴心的。

青年看着Seraphina自顾自地和玩偶聊天,眉眼温柔,“这没什么,只是前段时间恰好看到,确实很有趣,我自己还留了一个呢。”他相当灵活地演示了一下,赤子之心啊。

终于意识到爸爸和姐姐们都在另一边的Samuel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看到Henry的全套装扮,眼睛一亮,“超人!酷!你能带我飞吗!”

Henry比了比封闭的天花板,“我得控制战损,否则蝙蝠侠又要板着脸生气啦。”(蝙蝠侠就是习惯性臭脸真是不好意思啊哼。)

他伸出手臂、歪头问了Ben一句“May I”,看到他点头之后把Sam举起来,沿着空地快速地跑了一圈,男孩的小披风呼呼作响,伴着兴奋的“哇哦哦哦哦!!!Daddy你看我在飞!!!”

巡航结束后,他立刻从“Daddy是蝙蝠侠所以我最爱蝙蝠侠”里分了一半的爱给超人,叽叽喳喳地说着那些他喜欢的漫画剧情,过了会又被其他的小道具吸引了注意力,让Henry领着他四处转转。

Ben抱着Seraphina看着Henry耐心地和Sam交流,似乎受到了要求特意也去找来披风穿上,牵着男孩的时候刻意放缓了步子,让他不至于跟得太辛苦,红黑披风随着动作上下翻飞,像一段无声的韵律。

Henry确实在和孩子相处上有一套,傻爸爸再一次有点心塞,儿子就这么被拐跑了,还乐不颠地一点没想到要回头看看他爹。

小公主不知什么时候也放下了玩具,和爸爸一起看着那一大一小,“Sam也喜欢Henry,还有Violet也是。”正玩着手机(等等、他是看到了Henry的Ins页面和一个明晃晃的“已关注”吗)的姐姐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反驳。

“唉,Daddy要伤心死了,才见了一面你们就喜欢上别的男人了,说好只爱Daddy一个人呢。”Ben假意忧郁地侧过脸去,想看看她会如何反应。

女儿想了想,凑到他耳畔,还用小手遮着嘴,她软软地说。

“可是,Daddy也喜欢Henry啊。”

他的心,莫名慌乱又欣喜地,在胸膛里激烈地跃动起来。

 


+1:一次他终于知道了


漫长的拍摄终于走到尽头,当Zack说出“CUT!正式收工!”,后面半句如果哪里有问题我们还是要再重拍的所以别太高兴了早已被众人发自内心的欢呼祝贺完全淹没。

所有人都在击掌拥抱合影,交换着笑语和电话号码之类的,说着合作非常愉快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再联系,Ben确实也感到重负得释的轻松、和一点点点点失落。他环视片场,每一个角落都那么亲切,在这里那里发生的数不清的故事将彻底变为回忆,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将在宣传中被或真或假地提起。

也许有些事,就该(只能)是秘密。

“嘿,Ben!晚上有个庆功宴,你来吗,大家都会去的!我们包了场,绝对不会有记者,会很赞的。怎么样?”兴奋的场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想着也许他该说老年人已经不适合这种场合了,而且孩子们都需要我,这段时间很累我想休息。

当他转过身,(感谢他的身高,当然还有场记的),却对上一双熟悉(甚至知道左眼虹膜上的异色斑点)的蓝眼睛,关切地凝视他,像在询问什么。

“好啊。”他下意识地回答。

人群依然喧闹,场记拍拍他的胳膊,工人在拆卸道具,远处似乎有人喊他去合影,而他只能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绽放了一个微笑。


所有的庆祝party都大同小异,阴暗私密的环境,舒适的沙发和宽敞舞厅,无限量供应的酒水小吃,声音大到不贴着脸大喊就听不见的音乐,还有一群醉醺醺傻笑着的人,这就是“一切皆有可能却不用负责因为你不记得我也不记得”的标配。

Ben已经过了那个喝断片然后扯着啤酒瓶就跳上桌子唱歌的年纪了,岁月让他清楚地明白:喝醉除了让你第二天在臭烘烘的脏衣服里醒来头痛万分,对任何事都毫无帮助。所以他只是找了个不起眼的卡座慢慢喝着黑啤,这种并非源于美洲的麦芽酒尝起来醇厚,略带甜味,就像那个国度……

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他揉揉眉心,认真一数茶几上的杯子才发现,虽然只是淡酒,但他不知不觉已经喝了不少。积累的疲劳和压力让身体对酒精反应更强烈,昏暗混乱的环境也加重了烦躁。正准备起身向Zack告别,一个身影敏捷地靠过来坐下,球形彩灯刚好将一束光打在这个方向,照亮了这个隐蔽的角落——是Henry。

他看上去也喝了不少,红色染上双颊,眼神直勾勾的但有点找不到目标,头发也乱了,舒服柔软的休闲服被漂亮的肌肉撑起,也许是刚才在舞池里嬉戏或是酒精作祟,两个小点都支棱起来。平时虽然对他表现得相当友善,但同时又十分谨慎守礼的青年此刻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些坚持,露着小虎牙蹭过来。

“Ben,我……我是想说,”他使劲晃晃头,想清醒一点,不过成效甚微,“我……真的很喜欢……你、的电影还有、导演方式……那些。你……超级棒的!我真的、真的,很……荣幸能和你……共事……以后,《正义联盟》……非常期待!”

忽视掉某个瞬间漏了一拍的心跳,即使酒后真言,醒来也该忘记。他拿起剩下半杯酒和Henry碰杯,“谢了,你的未来也一片光明。敬《BVS》,敬《JL》,敬DC……敬我们。”

青年跟着他念一句重复一句,“……敬我们。”

跟着一口喝干,Henry像心愿已了似的,就满足地坐在他旁边傻笑,Ben想走,又有点担心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不太好,也许他该去找Amy或者助理过来照顾他?或者再留一会,等他缓一缓?

也许是他真的喝醉了,也许是环境感觉一切都不真实,也许是黑暗确实给了那些隐秘心思挣脱的力量,Ben问,“你喜欢Violet,Sera和Sam吗?”

英国人侧着头看他,虽然还是晕晕的样子,不过又多了一抹温柔,“当然、喜欢……孩子们、他们,都,很可爱。”

他揽过Henry的肩膀,像个熟悉的哥们一样摆出谈心的架势,“那怎么不自己要一个?”

这句话不知怎么起到了奇效,Henry忽然间像完全清醒了,敛起笑容,认真又苦恼的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

“我可是有三个孩子的人,要不要哥哥教教你啊?”他用那种男人都懂的口吻说,低俗玩笑就是最好的下酒菜,对吧,“免费传授你亲身经验,怎么才能生这么可爱的孩子。之前别人求我、我都不告诉他们。你好好练练,保你对你喜欢的妞手到擒来。”

“是吗?”青年的声音并非猜想中的羞涩或好奇,只是冷静地反问。

覆水难收,他只能装作没被打脸,想继续说点什么避免尴尬,而张口瞬间,那些字句立刻被彻底遗忘了——温热柔软的双唇堵住了他的气息。

好几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是Henry主动离开靠背,依偎进他怀里,吻了他。

他闭着眼睛,睫毛却还在不安地颤动,刚才蹙起的眉心还未完全舒展。他没有勾住他的脖子,没有伸出艳红的舌头,甚至没有多用一分力,只是轻轻、轻轻地,把嘴唇贴在他的双唇上。像春风怕惊走栖息的蝴蝶时的小心,像夏雨不愿吵醒酣眠的鸟雀的呵护,像秋日无私地照耀着金色稻田的满足,像冬雪为疲惫的土地披上新装的爱恋。

一时间无数感情涌上心头,分不清是喜悦、震惊、愤怒、还是无奈,他再回过神时,青年已经直起身体,像想直接看到他的心里一般,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谁也不必再说。

而Ben终于知晓了那一切疑问的答案。


Henry笑了,小虎牙雪白,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玻璃瓶,薄荷和薰衣草的清香氤氲,如同罂粟一样诱人。

“我真的很喜欢那么可爱的孩子。你还愿意亲自教我吗?”


(FIN)

===============

番外X2点这里

————————————————

正文就到这里完啦❤也许会有番外如果我能开个小三轮之类的请不要太期待

突发的小甜饼脑洞写得非常开心ww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希望这个小甜饼多少能萌到你或者至少开心一下~

如果愿意分享一下你的观感就更好啦(づ ̄ 3 ̄)づ


 
评论(28)
热度(88)
© 回音SARU|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