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超AU】《Precious》(2)

《Precious》

CP:Bruce Wayne / Clark Kent,斜线有差
AU:具体设定见这篇,大致是人们分为贵族和贱民两种阶级,两者间可以在生理心理两方面建立连接,连接后两者的能力互相影响,所以有些贵族会找能力很强大的贱民来连接来加强自身。
警告:有年龄设定(老爷23时捡到了6岁的小超)!有一点daddy kink的暗示(也许会变成明示……)!大半夜写的文风诡异!OOCOOCOOC慎入!

本来以为上中下能写完然后发现果然我就是个话唠……所以把标题还是改成数字吧_(:з」∠)_

---------------- 

 

他曾和Clark一起出游,当然、必须做好伪装,就像一对普通的父子,坐飞机的经济舱旅行,带他切身地领略“普通人”的世界。 

他们一起见证夜幕由浓转淡,乌墨藏青湖蓝浅碧,灿烂红日晕染苍穹,然而即使不可一世如它,也要落回到遥远的另一边。

从漠土上如枯枝的植物习得顽强,在涓涓细流刻出的沟壑里领悟坚持,看山岭草原上生灵自有乐土懂得顺应,明深渊之上静水无波学会敬畏。

更多的是人世间的风景,有时路经父母带着孩子玩耍的公园,为平凡生命所能拥有的幸福心生喜悦,也曾静静看着贱民泣血贵族冷笑的怪诞悲哀。

创世的神明赠与人类宠爱,同时也定下无法违背的苛刻法则。

傲然身份和强大能力从此割裂开来,又以一种畸形的方式相交。可最后,一切终有尽时,万物殊途同归,尘土之间再无分别。

他将世界的光与暗一一讲给男孩,他看着他因善绽放的笑靥,为恶皱起的眉头,闻及不幸不公之时脸上的怜悯和坚毅。于是他知道再无需赘言或不安,这个孩子的本真自将带领他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 

——那条,名为“正义”的修罗道。  

 

整整四年,他在世界各地穿梭,和其他怀有同样信念的人一起为将这陈朽的制度推进地狱而努力。同时亦欣慰地得知,黑色的城市里有一面新的红色旗帜冉冉升起,明面上Wayne家的态度也无声地宣布了阵营。 

他再没有“见过”男孩,也几乎无法再感觉到连接的存在,可每一次的生死一线后,第二天醒来时已然恢复如初。他不再深究这努力到底能否达到目的,而将它真正当成那名义上的试炼,对他,也是对Clark。 

虽然过程中一直和哥谭的人们有所联系,但他真正踏入那栋别墅不过三五次。那个对被抓进珍宝宴会之前的生活几乎毫无印象的孩子,说将他们相遇的那天作为他的生日就好。

那最终成为了这趟旅途的终点,在Clark度过的第四个2月29日。  

 

标志成年的十八岁,他身为家主以及父亲,决意为Clark举办一场足够隆重的生日宴会,来展现家族对未来可能的继承人的态度。 

Alfred和Clark一起在机场迎接他的归来,当他看到已经完全是大人模样的养子时还是有一瞬恍惚。青年开心地笑着对男人挥手,主动上前给了他一个有力而短暂的拥抱就退开,管家接过他的行李,带着他们往停车场走去。他一面集中精神回答老人的问题,一面无法控制地分出几分心思回想青年的举动,他确实是欣慰的,又有一缕难掩的失落。

 

“Bruce Wayne出游四年后重回哥谭,只为养子生日一掷千金”的消息瞬间激起波澜,一切宴会准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最精美的请柬,最上等的饮食,最奢华的布置,最盛大的场合,以及最耀眼的两个人。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他带着难得穿上正装的Clark接受所有人的称赞和祝福,版式如出一辙的黑白礼服交相辉映,青年的蓝眼睛和胸口别着盛放的蓝色妖姬让本该单薄的白多出无法移开视线的亮色。 

他得体地微笑着,与每一位客人交谈,对于任何话题都显露出适当的了解和兴趣,就像每一个历史深厚的家族精心培育出的嫡系,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年长者有力的臂膀一直保护性地搭在他肩上,在话题变得危险时及时刹车。  

 

等几小时之后,终于送走或安顿了所有来宾,他们回到老宅,把身上浮妆酒气都洗净,换了舒适的家居服。Alfred准备好了亲手做的蛋糕,简单诚挚地对Clark送上祝福后,就将空间完全留给他们二人。 

关掉吊钟水晶灯,将十八根蜡烛一一点燃,黑暗中如豆星火相接亮起,暮色节节败退却又纠缠不清,为青年无可挑剔的面容覆上一层光影面纱,他感慨了一句,“所谓烛光晚餐的精髓就在于朦胧之美吧。”

坐在旁边的阿多尼斯抿唇一笑。

“可对于我,无论何时你的面容都清晰得如不过半步之遥。” 

男人没有接话,唱起那首有些生疏的生日歌,寿星也闭上眼许愿,然后一口气吹灭所有蜡烛。想去开灯的人被拉住,并不意外地推开凑过来的双唇。

他叹气,“Clark,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想保护我,为一个“贱民”创造了顶级“贵族”下一任继承人所有必须的条件,甚至现在就作出隐退的假象。可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所有选择。”

“世界已经知道Clark Wayne就代表着Wayne家族,他可以有一段荒谬而传奇的出身,他可以不完美,他可以像前任家主一样神出鬼没,但有些污点,绝不该有。” 

“既然你都清楚——” 

“可这不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

 

男人揉揉眉心,感觉到有什么从相接的手腕传过来,他们之间的连接复苏了。那些能力再次从他的身体里苏醒,刚才还晦暗不清的视野已如置身白昼,将少年冷静的模样看的分明。

“从遇见你的那天起,我的生日愿望一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能留在你身边。” 

“你是我的家人,我们当然会永远在一起。”他沉着嗓子强调。 

“你一定知道,总会有人看我不顺眼,无论是出于什么原由,这是身为这个家族一份子的代价,”Clark忽然换了话题,“他们用无聊的言语嘲笑我,或者侮辱我,只要不损害Wayne这个姓氏,我都不在乎。”

“可是……只有一次,有一个人说的话让我动摇了。” 

“他说,‘你是Bruce Wayne的养子,还是他的女|表|子?’,那个瞬间,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即使这会让你失望,痛苦,愤怒,甚至憎恶我,我仍然更想用后者的身份来回答他。” 

 

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少年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平和坦荡,就好像他只是说了句今天天气不错。感觉到男人努力克制住过分尖锐的言语,但又觉得必须义正言辞地教训他,Clark率先倾身完成了刚才被制止的尝试。 

虽然这两天已经紧急的做了各种护理来改善形象,一千多个颠簸流离的日夜影响也不可能完全消除。男人嘴唇很干,有点起皮,还有一小道裂口,他在唇舌间尝到血的味道,于是刻意舔了舔伤口,满意地感觉到再没有腥味。脸颊贴上的皮肤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光滑,毫无掩饰后青青胡茬痕迹隐约可见。 

可他仍然那么迷人,或者说比年轻时有过之而不及。眼角的细纹让他更显温柔沉稳,深邃眼神和不俗谈吐让人对他睿智之源生出无限好奇,他还是儿时所见的那个高大身影,还是他最向往的怀抱,最希求的依靠。

再次被推开时Clark没有抵抗,他站起来,后退半步,让男人可以看到他的全身。

 

“他们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应该和我的主人结合。” 

“我一直注视着我爱的人,不管他于我是贵族、主人、还是父亲。我追随你的脚步,并且发自内心地认可你的选择。我有足够的能力,也愿意为我们共同的目标付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

“你教我要理性思考,教我要让利益最大化,教我要懂得任何事必然有所得失。”

已经成长为俊美青年的人任由睡衣从肩膀滑落,露出他年轻鲜活的身体,肌肉匀称地包裹住挺拔躯干,脸上笑意温柔,蓝眼睛里却显出几分忧伤,他看着男人,轻轻地问。 

“我明明可以帮你,Bruce,为什么你不愿意呢?”

 

(TBC)

=============

小注释:

[1]阿多尼斯:希腊传说中的令世间所有人与物,在他面前都为之失色的美男子。

[2]奇花初胎,矞矞皇皇:意思是珍奇之花还未绽放,就已经显出繁盛瑰丽的姿态。

 
评论(10)
热度(60)
© 回音SARU|Powered by LOFTER